首页365bet百乐彩博彩365bet365bet月回馈28元典型案例诉讼指南裁判文书媒体聚焦庭审点播法律法规文书样式
博彩365bet
史其顺与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行政处罚一审行政判决书
来源: 时间:2014-11-15 17:24:09
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4)西行初字第00004号
原告史其顺,个体经营户。
委托代理人董学明,河北来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智江,河北来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中华南大街476号。
法定代表人武瑞琪,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孙亮。
委托代理人宋培。
原告史其顺要求撤销被告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2014年3月26日作出的石公交决字(2014)第130100-260001133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一案,于2014年4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2014年4月9日受理后,2014年4月16日向被告邮寄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5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史其顺的委托代理人董学明、李智江,被告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的委托代理人孙亮、宋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2014年3月26日以原告“于2014年3月19日15时50分,在桥西交警大队实施对符合暂扣和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情形,机动车驾驶证被扣留后驾驶人无正当理由逾期未接受处理的违法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条第二款,对原告史其顺作出了石公交决字(2014)第130100-260001133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吊销原告史其顺机动车驾驶证。被告于2014年4月24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1、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第×××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2、NO.100282637的《现场笔录》;3、扣留的史其顺的驾驶证;4、核对史其顺身份的情况;5、2014年2月10日的《河北法制报》的公告;6、《行政处罚审批表》。
原告诉称,2011年10月3日,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所属桥西大队以原告酒后驾驶机动车为由暂扣了原告的驾驶证(证号××)。2014年3月26日,桥西大队就原告逾期未接受处理的违法行为作出了(2014)第130100-260001133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给予原告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处罚。次日,该大队又就原告酒后驾车行为作出了(2014)第130104-260016848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给予原告罚款1000元、吊销机动车驾驶证6个月的行政处罚。原告认为,2014年3月27日被告作出的48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完全推翻了2014年3月26日作出的33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告认可并已缴纳1000元罚款,而2014年3月26日33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因被其后的行政行为所否定,应依法予以撤销。
原告史其顺提交的证据:1、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2014年3月26日作出的石公交决字(2014)第130100-260001133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2、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2014年3月27日作出的石公交决字(2014)第130104-260016848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告辩称,2011年10月3日21时5分许,原告史其顺饮酒后驾驶冀T×××××号汽车行驶至槐安路与西二环路时,被我局桥西交警大队执勤民警查获,经现场使用酒精呼气检测仪检测,含量为54.8mg/100ml,属于饮酒后驾驶机动车,执勤民警当场对其制作了NO.100282637的《现场笔录》,史其顺签字认可该违法事实。稍后执勤民警当场制作NO.×××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送达给原告,依法扣留了其机动车驾驶证,史其顺当场签收了该法律文书。自2011年10月3日至2014年3月26日,原告史其顺一直未到我局桥西交警大队接受该“饮酒后驾驶机动车交通违法行为”的处理。至2014年3月27日才到我局桥西交警大队接受处罚。综上,我局认为原告史其顺饮酒后驾驶机动车,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2条的规定,是严重的交通违法行为;其在民警依法扣留其机动车驾驶证后,无正当理由,无故不在规定期限内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接受处理,逾期2年5个多月的时间才接受处理,情节严重。故我局依法对其作出吊销驾驶证的处罚决定,于法有据,处罚得当。因此,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史其顺的诉讼请求,维持我局作出的石公交决字(2014)第130100-260001133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
经审理查明,原告史其顺2011年10月3日,在石家庄市槐安路与西二环因酒后驾车被被告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作出编号为×××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扣留其机动车驾驶证。2014年3月26日,被告以原告“于2014年3月19日15时50分,在桥西交警大队实施对符合暂扣和吊销机动车驾驶证情形,机动车驾驶证被扣留后驾驶人无正当理由逾期未接受处理的违法行为。”对原告作出了石公交决字(2014)第130100-260001133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吊销原告的机动车驾驶证。2014年3月27日,被告又以原告“于2011年10月3日21时5分,在槐安路与西二环口实施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违法行为,”作出了石公交决字(2014)第130104-260016848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原告罚款1000元,暂扣机动车驾驶证6个月。对该罚款,原告已履行完毕。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第三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有权进行陈述和申辩。行政机关必须充分听取当事人的意见,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和证据,应当进行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行政机关应当采纳。”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照本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向当事人告知给予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行政处罚决定不能成立;当事人放弃陈述或者申辩权利的除外。”本案中,被告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未提交其作出石公交决字(2014)第130100-260001133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前向原告告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并告知原告依法享有的权利,以及原告放弃陈述和申辩权利的有关证据;而直接给原告作出并送达了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处罚决定,其程序违法。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3目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石家庄市公安交通管理局2014年3月26日作出的石公交决字(2014)第130100-2600011333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吴宏丽
人民陪审员  马士斌
人民陪审员  孟瑶芫
二〇一四年六月五日
代书 记员  冯 宣